热门搜索:

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维多利亚还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面

时间:2018-12-11 19:4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其实,军师虽然嘴上说“你应该知道我的真实想法到底是怎样的”,但是,她的内心深处可能也完全说不清楚。
 
    这种情感,可能是淡淡的情愫,也可能是浓烈如骄阳,不到一定的火候,根本不会爆发出来。
 
    所有情感的产生、发展、以及最终真情流露,都是需要契机的。
 
    “对了,小莺,你跟苏锐表白过吗?”军师又问道,她这话看似是闲聊,其实有点在转移夜莺的注意力了。
 
    当然,军师也是无心的,并不是刻意,否则,以她的超高智商,刻意给夜莺下套的话,那么后者可能一辈子都掉坑里而意识不到。
 
    不过,军师的那些计策,从来都不会针对自己人。
 
    “表白?”夜莺听了姐姐的话,俏脸更加的红了。
 
    “对啊,就是表白。”军师的话语之中带着一丝鼓励的味道:“我觉得,你既然喜欢的话,就应该勇敢的说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勇敢的说出来?”夜莺捂住了发烫的俏脸:“我觉得,我对他还远远不到表白的程度吧。”
 
    军师听了,笑了笑:“也可能是你觉得没有到,但是实际上感情的程度可能早就到了吧。”
 
    夜莺简直羞得想要把头缩进被窝里面了。
 
    “依你的性子,这件事情,还是顺其自然吧。”军师说道,这个时候,苏锐的短信也来了。
 
    “好了,我们得睡觉了,明天一早还要出发。”军师看了看苏锐的信息,也猜到了对方为什么会推迟一天出发:“睡吧,我的好妹妹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夜莺点了点头,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轻轻地眨动着,显示出她那极为不平静的内心。
 
    军师……似乎也是一样,她看着天花板,久久没有睡意。
 
    女人的心事,总是让男人们难以捉摸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等到苏锐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时分了,维多利亚还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面,看起来极度缺乏安全感。
 
    不过,这场景倒是充满了别样的诱惑,恐怕只要是个正常男人看到,都会有一种血脉贲张的感觉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把胳膊从维多利亚的脑袋下面抽了出来,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,他的胳膊都要发麻的失去知觉了。
 
    由于刚刚过去的那一夜几乎被榨干,因此苏锐看到这让人无法自持的情景也没有太大的反应,洗了个澡之后,维多利亚也迷迷糊糊的醒了。
 
   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她翻了个身,一条腿搭在被子上,这动作显得无比诱人:“今天看样子是无法去伦敦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无奈的笑了笑:“又得等到明天早晨了,先说好,这一夜你得节制一点。”
 
    维多利亚看来是太累了,也没有再继续挑衅苏锐,说道:“我先睡个觉,你带军师去吃饭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,她直接抱着被子沉沉睡去了,能把苏锐的体力都给整透支了,维多利亚肯定也不太好过。
 
    苏锐摇头笑了笑,然后便关门离开,来到了军师的房间门口。
 
    “我来了。”敲了敲门,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军师笑着打开了门,她穿着浴袍,似乎也洗过澡没多久,头发都没有干透呢。
 
    她的身材本来就极好,浴袍的上半身虽然遮掩的很严实,但是却露出了两条大长腿,那皮肤细腻的简直吹弹可破,苏锐只是看了一眼而已,便觉得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,否则说不定流鼻血的老毛病又要犯了。
 
    平日里总是一身黑袍的军师,一旦恢复了女儿身,所展现出来的风情简直让人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尤其是那种性别转变所形成的巨大的落差,更是会动人心弦。
 
    “夜莺呢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和这种穿衣打扮的军师共处一房,他不禁觉得稍稍的有点尴尬,非常不自然。
 
    军师笑着指了指卫生间,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。
 
    “原来是在洗澡呢。”苏锐笑了笑,问道:“晚饭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
 
    其实,夜莺第一次“刺杀”苏锐的时候,选择的就是一身黑色的比基尼,这妹子的所有衣服似乎从外到内都是黑色的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一直处于走神状态下的夜莺这时候才意识到苏锐的存在,这对于已经迈入顶尖高手行列的她来说,实在是有点太不应该了。
 
    她的双手立刻遮挡在胸前,那样子简直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。
 
    苏锐其实也有点尴尬,但是这时候他的脸皮竟然出奇的厚了起来,嘲讽地说道:“别遮挡了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比这更暴露的时候我都见过呢。”
 
    他本来是想缓解一下气氛,可这家伙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,顿时让气氛显得更加尴尬了!
 
    夜莺听了之后,几乎彻底的无语了!
 
    开什么玩笑,什么叫比这更暴露的样子也见过?
 
    仔细想想,在打穴激发潜能的时候,可不就是如此吗?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